是谁,寂寞了你的流年(原创)

是谁,寂寞了你的流年(原创)

文/益阳蒋红霞

夏夜,明朗的夜。月华如水,静静地泻在每一片叶子和花上。
静寂的校园里,只有你游移的脚步,踯躅而茫然。是什么扰乱了你的心湖?是那束静默的花朵,还是那丛矮小的灌木?是那高大挺拔的玉树,那是它那沉重厚实的花瓣?是那早已空荡荡的教室,还是某个有情有义的学生?
也许都是,也许都不是。
你从花园的小灌木旁,走到围墙边的玉兰树下;你从玉兰树的旁边,又走到教室附近。你在这儿呆了整整一年,视野所及,一切都像老朋友般熟悉。
从这里走出去,又回到这里。原来的这里,已不是现在的这里。正如希腊哲人赫拉克利特说:“人不可能两次同时踏进同一条河流。”是的,不可能的。人去楼空者有,物是人非者更不少。即使旧人仍存,旧物仍在,只怕也是“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”吧。

不到十年,又是一个轮回。你不禁感叹:人生能经历多少这样的轮回?那时,还青春年少,张扬狂妄。现在却学会了沉静了,学会了低调。因此,即使这里一切依旧,你却变了:多了一些经历,也增了不少阅历,开阔了眼界,放宽了心境。待人处事,不会再那么冲动,你学会了冷静;对人对事,不再片面固执,你学会了全面宽容。
是的,在你的眼里,一切依旧。校园旁边的小溪依旧日夜潺潺,好象一曲悦耳的曲子,经久回荡;学校的后面依旧树木葱郁,枝繁叶茂,生机盎然。教室还是那些教室,花草还是那些花草。只是铁打的校园,流水的兵,学生走了一代又一代,老师也失去了不少的旧面孔,同时也增加了不少新面孔。
刚回来时,你见到每个人都热情洋溢,面带微笑。尽管你深造了,你的学识上了不止一个台阶;尽管你也在外又有了新的更高的平台,你的工作经验和生活经验都是这里的新旧同事所不及的,但你对每个人都表现出很谦和,很低调。从不说自己的过去,更不说自己的未来。对于过去,你一直以为,好汉不提当年勇,你不应该坐在过去的成绩上酣然入梦,而应该继续发气扬一直以来积极进取的精神;对于未来,你没有多想,虽然你心中有宏图,但既然回到了这儿,那宏图也只是一个梦而已,这里没有宏图展示的舞台,也不需要你那种宏图,甚至有人说“一个人一旦放错了地方,便是垃圾”,尽管你并不全信,但人们的确没把你当成什么。不过,无论怎样,你还是不能过于高调,那就低调做人,高调做事吧。

你的确这样做了。你一边认真地工作,一边却又按照自己心中的部署,开始默默地实现自己的计划。
第一步终于成功了。你的朋友给你寄来一本杂志,上面有一个启示,说是要在全国散文家和散文作者中,征集优秀散文编成集子。你抱着试试看的心理,从自己的文集中选了近三万字的作品,发了过去。经过漫长时间的等待,结果终于出来了。那本书的主编看了你的文章,并告诉你再过几个月,就可以出版了。
你高兴了。因为你的努力没有白费,你终于拥有自己单独的一卷文章。由以前那种只在报刊杂志上的小文时代,进入了全新的创作时期。此时,更大的计划又在你的心中开始酝酿。
书籍如期出版。给你寄来五十本样书,你在想该给哪些人寄呢?导师肯定不能少的,那些在文学路上曾经给予鼓励和帮助者也不能少,同学朋友更不能少。可是五十本实在太有限了,反正各大书店都有买的,如果他们喜欢,那就让他们自己去买吧。只能这样了。
书籍到达的那天,正值放假。只得打电话给同事去接。同事接了之后,说是要送本给她,你说当然的,肯定的。于是,学校领导老师全都知道你出书了。
真是僧多粥少啊。此时,你没有别的办法,只得跟他们反复解释。其实,你也知道他们不一定那么热心地看。

时间过得很快。期末转眼便到了。考试结束后,领导老师们拿着成绩单,竟然首先认真地读你学生的成绩。当他们发现成绩一般时,又开始议论开了:“怎么了?不是说很优秀么?”“不是还能出书么?”“成绩怎么只是一般呢?”“呵呵,只怕专心业余爱好了吧”……
当时真是说什么的都有。人的口水真能淹死人么?你想。
听过之后,也只是淡然一笑,匆匆而过。你要忘记,你不在乎,因为凡是懂得教育的人,都知道教学是一种多边活动,而且你关注的是学生的终身发展,而不和某些老师一样,仅仅让学生死记硬背,生搬硬套,没有注重学生思维能力的培养和写作水平的提高。

就这样,你在这个原点又呆了一年。“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”学年结束时,你如此感慨。
是啊,要真正回归也确实不容易。一年来,你经受了以前没有经受过的打击,在城市里教学效果很好的你,到这里来后,学生只适合农村教师的那种教育方式。你的见多识广、博学多才,也曾的确让他们拥以为骄傲的;可是,当你让他们自己思考,自己理解,表明自己的观点时,他们又误以为你无知,无知得要让他们告诉你答案;当你告诉他们每个人的理解不同,要学会从多角度地思考问题时,他们则以为你是为了偷懒。他们反问你:“以前的老师什么题目有标准答案,怎么你一来就没有标准答案了。”你耐心地解释:只可供参考的答案,而“参考”与“标准”二词的意思是有所不同的……你话还没说完,学生便兴奋地打断你的话,他们以为抓到了把柄,他们说只要有参考答案就够了,叫你把答案直接告诉他们,让他们课后去记住就是。这样省时又省事。
你无语了。你并不在乎自己的身份,也并不在乎自己的威信,而是在乎这种叫停了多年的“灌输式”和“填鸭式”的教育方式在农村教育中仍占主导地位。感叹之余,你感到自己是那般的无奈。

你感觉自己身心完全分离了。你的身回到了这里,而你的心完全没有回来了。时常有外面的学校发信息或者直接打电话给你,请你去任教。家里人最怕的就是这种电话,他们把你的号码一换再换,还是堵不住。因为QQ和博客里的信息,他们是管不着的。
你又有点心神不宁,蠢蠢欲动了。你跟老公再次提起此事,老公却一点也不理睬。你明白老公的心思:外面的世界如果是天,那么你就是这天空的鸟;如果外面的世界是海,那么你就是这海里的鱼儿。虽然你呆在这儿,说自己不过是垃圾,但老公却把你当宝贝。他要你做他怀里安静的小女人,而不是在外面尽展风采和个性的女强人。
外面的消息催得越紧,你的心就越是不宁。因为你不会甘心:在这个无人知晓的一隅,在这个很偏僻很落后的角落里,把你前卫的教学理念,把你浪漫的女性情怀,把你虽短暂却又漫长的美好人生,如此浪费,白白掩埋。
茫然地走着,胡乱地想着,手机美妙的铃声打破了夜的寂静,你不用看也知道是谁。抬起头,月已中天,它昭示:新的一天即将来临。